“當春風悄悄染綠枝頭,當春雨滋潤萬物的時候,從北京全國兩會的現場傳來了一聲親切的問候:‘給孩子們問好啊!’……”

“六一”前夕,江蘇省淮安市新安小學小好漢劇場,一場青少年紅色故事宣講活動在同學們演出的《春天的問候》中拉開。這聲問候來自今年3月5日參加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江蘇代表團審議的習總書記。

作為新安旅行團的母校,新安小學是一所習總書記記挂的學校。兩年前,他在給新安小學少先隊員的回信中殷切寄語:“希望你們結合自身成長實際學好黨史,以英雄模范人物為榜樣,從小堅定聽黨話、跟黨走的決心”。

新安小學校長、新旅紀念館館長張大冬說,兩年來,學校發生了兩個顯著的變化:一個是孩子們“聽黨話、跟黨走”的信念更加堅定,一個是教師們“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初心使命更加強烈。

在這裡,“小好漢”講解員活躍在新旅紀念館,“小先生”有模有樣站上三尺講台。他們到工廠進行社會調查,進社區開展志願服務,去田園鄉村看禾苗生長,新旅精神悄悄融進了他們校內校外的“課堂”。

淮安是一片紅色熱土,也是我國傳統文化的厚土。這裡不僅是周恩來總理家鄉、新安旅行團出發地,也是淮陰侯韓信、《西游記》作者吳承恩的故裡,還是明清時期的漕運中心。僅就紅色資源點而言,就有蘇皖邊區政府舊址紀念館、黃花塘新四軍軍部紀念館、新四軍劉老庄連紀念園等革命遺址遺跡176處。

“從豐富的紅色資源裡汲取真理的力量,從五千年中華文明中汲取傳統的營養,這些都是我們開展大思政教育的寶貴教材。”淮安市教育局局長皇甫立同說,黨的十八大以來,當地創新紅色教育模式,逐步構建了以新旅紀念館為突出代表的“一核多點”青少年思政教育資源網絡。

“1935年10月10日,新安小學15名革命師生從淮安出發,踏上了宣傳抗日救亡的征途……”新旅紀念館就坐落在新安小學院內,10歲的夏添同學是這裡的一名“小好漢”講解員,新旅的故事她早已熟稔在心,每每講起來總是感情充沛、行雲流水。

“我們每年從二到六年級學生中選拔培養六七十名‘小好漢’講解員。”張大冬說,這也是新旅紀念館一處特別的風景。夏添的媽媽告訴記者,兩年多的講解歷練讓原本性格就活躍的女兒更加自信自強,“她會把新旅故事中的主人公當偶像,無形中對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有了更高的要求”。

走進周恩來紅軍小學,長征園內,一堂社團課正在進行。同學們身著“紅軍服”,一組同學沿著鐵索匍匐前進體驗“飛奪瀘定橋”,另一組同學現場演繹著“遵義會議”的場景。在徐子軒同學看來,紙上得來終覺淺,實境課堂讓他對這場在歷史關頭挽救了中國革命的重要會議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

“我們把紅軍元素融入校園環境中,在校內開設了‘長征園’‘國防園’等八大園,讓學生可以身臨其境地學習,進而成為紅色文化的傳播者和踐行者。”該校校長管曉蓉說。

道德和法治課上聽講紅色故事,音樂課上學唱革命歌曲,體育課上跟著教官學習隊列動作……不僅如此,劉老庄連紅軍小學的同學們還時常變身“紅色小導游”到新四軍劉老庄連紀念園講解八十二烈士英勇戰斗的故事。六年級的許夢妍同學說:“以前是爺爺奶奶給我講故事,現在我是小導游,對革命歷史有了更多了解,反過來可以給他們講故事了。”

2022年3月,江蘇省周恩來研究會發起了一項主題研討會征文活動,有一篇入選論文竟出自江蘇省淮陰中學當時正讀高一的陳佳宜之手。這篇研究“周恩來與共產黨精神譜系形成”的文章,正是她堅持“學思踐悟”的成果。

問她是怎麼寫出來的?陳佳宜不假思索:“從小聽著周總理的故事長大,課內學著革命歷史,課外參加紅色研學活動,周恩來紀念館、周恩來故居不知去過多少趟、看了多少遍。”

“學習研究的過程也是接受精神洗禮的過程。”陳佳宜說,縱覽周總理的一生,在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各個階段,以“堅持真理、堅守理想,踐行初心、擔當使命,不怕犧牲、英勇斗爭,對黨忠誠、不負人民”為內核的偉大建黨精神在他身上都有集中突出的體現。

在淮安,周恩來這個光榮的名字早已走進了廣大青少年的心靈。當地深耕“周恩來班”創建活動20余年,開發《周恩來故事選編》等80多種地方課程和校本課程,累計創成省市級“周恩來班”2562個,形成了引領全省、影響全國的“周恩來班”建班育人的江蘇樣本。

從2003年開始,每年秋季,淮陰中學都會安排高一新生步行30公裡奔赴周恩來紀念館瞻仰學習。“感悟先輩創業之艱辛,品味挑戰自我之甘甜,弘揚團結互助之精神,這是知行合一的弘毅之旅。”淮陰中學德育處主任高新民說,高二年級的學生去年因故沒去成,今年春天又在大家的呼聲中補上了。

高新民認為,培育擁有“四個自信”的青少年,不能僅限於認知,更要在體驗中感悟,感悟之后有行動。為此,他總結了“觀中感”“感中悟”“悟中行”9個字。“許多畢業生把在學校‘周恩來班’的學習方法帶到大學校園,並融進了以后的工作生活中。”高新民說。

張大冬也認為,學思踐悟環環相扣,教育的目的在於“學以致用”。為此,借鑒新旅成功的育人方式,新安小學以“敢為小先生、能做小主人、爭當小好漢”的“三小”育人體系為基礎,探索形成了“紅色認知—紅色體驗—紅色踐行”三位一體的紅色育人路徑。

去年年初,王思懿同學參加了兒童劇《新安旅行團》3個月的封閉排練,角色是童年時期的新旅成員“盛盈盈”。“有戲份的時候正常排練,沒有戲份時就看書學習,一旁改作業的老師時不時把我們叫過去講解錯題。”這段經歷讓她就像當年在宣傳抗日的路上“身兼多職”的新旅成員一樣,邊排練、邊學習、邊照顧自己。

“‘自己的事情自己干’正是新旅團員成才的密碼,這也是當下的孩子在成長路上亟須補上的重要一課。”張大冬說,新安小學在日常教育中注重引導學生勤於學習、善於思考、勇於實踐的能力,引導他們像新旅前輩那樣學習生活、做人做事,努力成長為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新時代“小好漢”。

“青少年紅色教育是一項長期、系統的鑄魂工程,需要融入日常、抓在經常、貫穿全程,也需要學校、家庭、社會齊心協力、同頻共振。”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黨史學會黨建史專委會秘書長陳堅認為,這其中需要突出一個“融”字,推動德育與其他課程間的融合。

“處處用心皆思政,融思政於教學全程,才能培根鑄魂於無形。”張大冬舉例說,音樂課上教唱國歌,可以講述熱血青年田漢、聶耳等創作《義勇軍進行曲》的故事,數學課講到圓周率時,可以講述我國數學家祖沖之首次將圓周率精算到小數點后七位,這比歐洲早了1000多年。

在融學課程的研發上,淮安市也在積極探索聯動共享機制。最近,新安小學的語文教師劉蘭蘭去了一趟博裡鎮中心小學,為的是讓《趙州橋》這堂課“融”起來。博裡農民畫是當地非遺,學校也在開展“我是小小傳承人”的主題活動。為此,她建議把博裡農民畫的元素融進《趙州橋》的教學中,加入了畫一畫趙州橋、說一說農民畫等互動環節。“以這樣的形式上課,學生的參與度有了,課堂氣氛活躍了,相信會有不錯的教學效果。”她說。

作為大運河文化帶重要標志性城市,運河是淮安的文脈所在。4年前,淮陰中學初中部歷時半年,近30名教師參與,推出了《遇見最美運河》文科與社會能力STEAM融學課目。在此過程中,同學們通過游學收集文人詩篇、感受運河風姿﹔實踐課上動手設計制作橋梁、船隻,繪制“盛世運河”圖景﹔學生唱主角,編創運河歌謠……

如今,淮陰中學高中部正計劃將這個項目嫁接過來,並尋求與高校合作,將其打造成“大中小一體化”的德育示范課程。淮安市教學研究室教研員康泉介紹,除了部分學校在謀求破題,淮安市亦在去年9月成立大中小學思政課一體化建設聯盟教研中心,針對不同階段的學生在“同題異構”上開展課程開發研究。

當下,淮安市堅持以習總書記給新安小學少先隊員重要回信精神為指引,聚焦“四個自信”開展思政教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工作呈現出“百花齊放春滿園”的局面。思政教育在路上,淮安實踐提供了一個樣本。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