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们之前说的比利时、葡萄牙、德国、法国之外,荷兰也是“归化”的受益者。他们的“外援”竟然来自一个从未打进过世界杯决赛圈的小国——苏里南。例如,荷兰后防中坚范戴克,他的父亲是荷兰人,母亲是苏里南人。

除了范戴克之外,荷兰三剑客当中的里杰卡尔德和古利特、西多夫、哈塞尔巴因克、克鲁伊维特、普罗梅斯、维纳尔杜姆都有苏里南的血统。

那么,苏里南到底在哪里,它又是怎么成为荷兰的“海外人才库”呢?这些“移民”球员真的改变了荷兰足球吗呢?

要想了解荷兰和苏里南的关系,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一个问题,苏里南这个国家到底在哪里?苏里南是一个位于南美洲北部的国家,该国面积16.7平方公里,相当于我国河南省的面积,人口只有59万。

该国全境地处南美洲,但是熟悉南美足球的朋友却发现该国从来没有参加过一届美洲杯,也没有参与过一届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这就是该国不同点,因为它与圭亚那虽然身处南美,但踢得是中北美及加勒比赛事。属于中北美和加勒比的三支“外卡”球队(另外两支为圭亚那、法属圭亚那,其中法圭不是FIFA成员)。

苏里南从未晋级过世界杯决赛圈,为什么荷兰国家队却有大批“苏里南归化球员”,这就要从荷兰的殖民史说起。自从公元1500年前后的地理大发现之后,欧洲各路殖民者就开始了瓜分美洲大陆的步伐。其中,最早占领这里的殖民者是荷兰的前前宗主国西班牙。

然而,西班牙逐渐走向了衰落。英西战争中,无敌战舰被英国全歼,将苏里南地区割让给英国。西属尼德兰地区利用西班牙的衰落,发起尼德兰革命,最终赶走了西班牙殖民者,建立起了联省共和国,这就是荷兰的前身。

荷兰独立后,凭借着发达的海运业成为了海上马车夫。强大起来的荷兰也开始殖民扩张的步伐。在北美洲哈德逊河建立殖民地,即今天的纽约。荷兰的海上霸权时刻面临着英国的挑战。为了争夺海上霸权,英国与荷兰之间发生了三次英荷战争。

1665年到1667年爆发的第二次英荷战争中,英国战败,战胜的荷兰也无力再战。1667年7月31日,双方签订了《布雷达条约》。新尼德兰也就是今天的纽约划给英国,苏里南就划给了荷兰。1815年拿破仑战争后,荷兰正式确立了对这里的殖民统治。因此,苏里南成为了南美大陆唯一说荷兰语的国家。

确立了殖民统治之后,荷兰殖民者利用这里适合自然条件,发展咖啡、可可、橡胶等热带经济作物种植业,成为了荷兰的“奶牛”。

最初,这里的劳动力以黑人奴隶为主。后来,随着奴隶制的废除,荷兰从印度以及自己的殖民地爪哇引入劳动力。这位苏里南成为民族熔炉奠定基础。

二战后,借助民族解放运动潮流,苏里南于1975年实现了民族独立。但是独立没有给苏里南带来真正的繁荣。经济上,对于西方列强的依赖有增无减。此外,独立后的苏里南陷入了动乱之中。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一部分苏里南人移民去前宗主国荷兰,诸如普罗梅斯、范戴克这样的苏里南后裔球员,他们很多都是移二代成长起来的。

还有部分球员虽然出生在苏里南,虽然生在苏里南。但是独立后的动乱导致国家联赛基础设施无法正常进行。但他们过人的天赋却被欧洲球探发现,被带到欧洲。其中,语言相通的荷兰是首选。

为了能够踢上国际比赛,他们更愿意选择经济发达,国家队实力更强大的荷兰。这就是荷兰为什么有苏里南人的原因。

荷兰足球第一次仅我们的视线年代说起。在克鲁伊夫等人的带领下,荷兰足球刮起了一阵全攻全守的攻势足球旋风为他们圈粉无数。它绚烂的橙色更是为他赢得了第一批拥趸。

1974年德国世界杯和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荷兰都闯进了最终的决赛。但他们却都倒在了决赛的门口,无缘最终的冠军。

1978年世界杯决赛1-3不敌阿根廷,无缘冠军之后,荷兰足球告别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段黄金时期,开始了长达10年的低谷期。直到10年后的1988年前西德举办的欧洲杯,橙色风暴再次席卷世界,其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喜欢AC米兰和荷兰球迷津津乐道的荷兰三剑客范巴斯滕、里杰卡尔德和古利特。

其中,里杰卡尔德和古利特都拥有苏里南血统。1988年欧洲杯上,三剑客合璧为荷兰带来了第一座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座大赛冠军——欧洲杯。其中,范巴斯滕和古利特是荷兰锋线上的尖刀,里杰卡尔德则是荷兰的攻防转换核心,他可以为前场输送炮弹,也在决赛中牢牢锁住了苏联前锋的凌厉攻势。

也正是1988年欧洲杯之后,苏里南移民出现在了荷兰国家队的大名单当中。西多夫、哈塞尔巴因克、克鲁伊维特、维纳尔杜姆、戴维斯等一系列苏里南后裔进入荷兰国家队。他们为荷兰足球在武林高手林立的欧洲足坛立足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这批苏里南移民却没有像里杰卡尔德和古利特一样为荷兰足球带来新的突破。但整体上还是经历了长达26年的辉煌期。

1998年世界杯,他们曾打进过四强,但却在半决赛被巴西挡在决赛门外,三四名决赛又输给了世界杯新军克罗地亚。2000年欧洲杯和2004年欧洲杯,他们都倒在了半决赛。2010年南非世界杯,他们时隔32年再次闯进决赛,却怎奈命运的再一次捉弄。荷兰最终0-1不敌西班牙,无缘冠军。直到2014年世界杯季军。

这26年来,荷兰足球虽然没有取得像1988年欧洲杯那样的战绩,但总体上成绩还是可圈可点。曾经荷兰一位足球作家指出:“荷兰国家队毫无疑问受益于使用出生于苏里南的球员,他们有潜力发挥巨大的影响力。”那么事实线年的辉煌期,虽然苏里南移民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本土荷兰人一样发挥着重要作用。荷兰历史上从来就不乏本土球星。荷兰能取得这样战绩,范德萨、科曼、博格坎普、范尼、还有罗本、斯内德、范佩西、亨特拉尔等一系列本土球星一样居功至伟。

但即便是高峰期,荷兰足球也面临着一个问题:内讧。除了我们戏称的荷兰三棍客之外,荷兰种族内讧的传闻也时常出现。1996年欧洲杯,荷兰白人和苏里南移民之间分开用餐被小报爆出来之后,荷兰内部因为种族问题的队内矛盾传闻从未停止过。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是荷兰足球复兴路上始终要面对的问题。

里杰卡尔德、古利特等人的成功足以证明苏里南移民在一定程度上为荷兰带来了荣誉和骄傲。但是,说苏里南人改变了荷兰,这种说法是片面的。

2020年欧洲杯(因疫情延期)是荷兰足球重新走向复兴的开始吗?范戴克、普罗梅斯等苏里南移民以及德容、德利赫特等荷兰本土球员能否带领新的荷兰创造辉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给我们一个答案。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