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四凌晨,欧洲杯36场小组赛全部结束,各国的球队、球员、球迷之间顺次比拼过招。不知熬夜欣赏精彩比赛的读者们在看球的同时,心中有没有这样几个疑惑:同一个球队里,归化球员(指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球员,通俗地说就是运动领域的“技术移民”)能愉快地参与本土球员在更衣室的聊天扯淡吗?比赛结束后,两队球员握手致意惺惺相惜,他们该说点什么才能顺利交换球衣?赛场内外,双方球迷互骂垃圾话的时候,对方能听懂吗?

要解决这些疑惑,首先得了解欧洲杯上参赛各国的语言。欧洲面积不大,国家很多,语言也很多,但是大部分欧洲的语言,都是从原始印欧语分化而来的。如果把欧洲的语言比做一株大树,那么原始印欧语就是大树的根基,而不断分化的树干、枝桠代表的,就是欧洲各地的语言或方言。一般认为,印欧语系包括印度-伊朗语族、波罗的语族、凯尔特语族、日耳曼语族、拉丁(罗曼)语族、斯拉夫语族等。本届欧洲杯上出现的语言,主要在拉丁语族、日耳曼语族和斯拉夫语族。

拉丁语族和日耳曼语族里有不少欧洲杯的传统强队。拉丁语族的代表,有东道主法国队使用的法语、上届冠军西班牙队使用的西班牙语,以及上届亚军意大利队使用的意大利语;日耳曼语族的代表,则有上届世界杯冠军德国队及其邻国奥地利使用的德语、“无冕之王”荷兰队使用的荷兰语与比利时使用的弗拉芒语(有学者认为弗拉芒语只是荷兰语的一种方言),还有“三狮军团”英格兰队使用的英语。而占据欧洲杯最多席位的恐怕是斯拉夫语族,其代表则有战斗种族俄罗斯队使用的俄语,以及乌克兰语、波兰语、捷克语、斯洛伐克语、克罗地亚语等。爱尔兰语和威尔士语是凯尔特语族的代表。

本届欧洲杯扩军至26支球队,有个性的语言也多了不少:阿尔巴尼亚语不愿和别人做朋友,在印欧语系中一种语言独占一个语族。在本届欧洲杯上老当益壮、把秋裤穿出老将风范的“秋裤哥”基拉利说的匈牙利语,根本不跟其他印欧语系的语言为伍,作为芬兰-乌戈尔语系的一员,和没能入选欧洲杯的芬兰语隔空呼应,成为欧洲语言的“异数”。一直致力于融入欧洲大陆的土耳其首先就要面临语言上的隔阂,土耳其语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和欧洲大陆的主流语言相差甚远,倒是和中国境内的尔语、蒙古语、满语是亲戚。要说本届欧洲杯上最有个性的语言,就要谈到35岁才在本届欧洲杯打进国家队第一粒进球的毕尔巴鄂前锋阿杜里斯,他的家乡巴斯克地区使用的巴斯克语不仅和西班牙语半点关系没有,不仅和印欧语系半点关系没有,甚至和世界上99.9%的语言都半点关系没有,因为巴斯克语是一种孤离语,也就是说全世界没有任何一种语言和它是亲戚。

一般来说,分化越晚、亲属距离越近的语言,语言间的差距就越小、理解和学习的难度也会相对降低。在欧洲杯上最亲密的两对语言伙伴,当属同在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以及同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西支的德语和荷兰语。要按照地大物博、南腔北调的中国人的观点,这两对语言之间的差异还比不上汉语中的方言之间的差异大。若是把一个从小在北京长大的人扔到上海或广州,恐怕呆个几年也是对当地话一知半解,交流更是鸡同鸭讲;但是要把一个葡萄牙人扔到西班牙,恐怕白天刚到站,晚上就能跟当地人泡吧侃球了。

语言差异小也让学习新语言变得容易,加上欧洲球员在俱乐部之间流动性很大,在英超踢球的,多半要学英语;在西甲踢球的,不能不会西班牙语;在德甲踢球的,德语也必不可少,所以咱们不用担心球员之间互相听不懂:欧洲归化球员多半在归化后的国家生活很久,语言能力自不用说;不同国家之间的球员来几个简单的单词,还连比划带猜,换球衣这样简单的举动应该不难完成。至于球迷之间,虽然不提倡各种类型的暴力,但是若实在沟通不畅,除了学习战斗种族二话不说抡拳头,还有一些手势语可以用,比如“竖中指”或者意大利国骂“打伞”手势,不过说到底,球迷们还是文明观赛,有话好好说。

小组赛结束,球队们稍作休整,欧洲杯的赛程又将继续。不知这一年欧洲杯,又能给球迷们留下多少有关夏日、足球、冠军的难忘回忆。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