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次赢得点球大战,意大利击败英格兰,夺得了本届欧洲杯冠军。面对开场即丢球的不利局面,曼奇尼的球队顶住了压力,靠着团队足球的耐心和智慧搏得了扳平比分的进球,将比赛拖入加时赛和点球大战。就像三年前世界杯半决赛遭遇克罗地亚逆转时一样,英格兰再次痛失好局,索斯盖特为自己的保守付出了代价。

两支整体运转效率极高的球队会师于温布利,曼奇尼保留了半决赛阶段淘汰西班牙时的首发阵容,索斯盖特继对阵德国一役后再度祭出三中卫体系。同1/8决赛阶段相比,英格兰首发阵容的主要变化是芒特取代了萨卡,索斯盖特希望利用前者边中摇摆的属性,一方面协助边后卫完成防守,一方面参与到中场的争夺中,减轻凯恩的压力。

在晋级决赛的道路上,意大利的主力阵容先后出现了三处重要变化,他们先是赢回了伤愈复出的维拉蒂,后又依靠埃莫森顶替受伤的斯皮纳佐拉。曼尼奇在淘汰赛阶段安排基耶萨取代贝拉尔迪打首发,此举一方面是为了增加传控体系中的爆点,一方面是利用其充沛的体能保护后卫线。

1/8决赛阶段面对德国,索斯盖特变阵三中卫的目的是依靠边翼卫进行镜像兑子,限制基米希和戈森斯的发挥。面对使用四后卫阵型但右翼难以深度回防的意大利,英格兰的三中卫体系率先利用错位优势在进攻端显现威力。

当凯恩远离禁区的时候,意大利缺少能够对位限制其发挥的球员。基耶萨无法完成回防,迪洛伦佐一侧出现巨大的空当。

凯恩深度回撤接应后场来球,转身后快速分边,特里皮尔以招牌式的45度传中寻找后点的队友,卢克-肖快速插上完成包抄破门,英格兰的闪电进球充分展现出了三中卫体系依靠两名翼卫占据宽度优势的特点。基耶萨参与前场逼抢后无法迅速落位,意大利以“五后卫”遏制对手展开的两翼。英格兰能够以流畅的传球推动进攻,抢在意大利防守球员落位前将战火烧向禁区,凯恩在中场的操作起到了关键作用。

就像半决赛对阵丹麦时一样,温布利现场球迷的呐喊声对场上球员的发挥带来了一定的影响,英格兰早早取得领先优势,但依然会看准时机寻找向前施压的机会。意大利的433阵型结构灵活,球权流向却不会集中于拖后中场,他们的防线上有博努奇和埃莫森可以出球,维拉蒂和巴雷拉也都是合格的组织者,因西涅多次回撤到后场中路接应队友,甚至不需要依赖于若日尼奥的分球,就可以凭借进攻发起点多的优势顺利通过半场。

从4231到343,三狮军团阵型重心后置,持续推动高位逼抢并不容易,只能优先选择以半场防守来寻觅守转攻的机会。在5-4-1的防守站位中,斯特林和芒特出现在顺足区域且退防位置较深,反击时必须依赖于凯恩做轴才能插上进攻。

从首发布阵到后续调整,索斯盖特都没有充分发挥己方锋线的人才储备,这与其当初多带前锋和后卫的初衷不符。

芒特在有球状态下占据10号位,但他的打法更接近于影锋,即推动具备小组配合,伺机插上寻找射门机会,控球节奏和组织进攻并不是他的优势。在桑乔和格拉利什均未能首发的情况下,英格兰的前腰实际上就是凯恩。

两名高龄中卫很难持续跟防到较深的位置,三名中场的对抗能力有所不足,意大利很难限制处于外围游击状态的凯恩,只能频繁犯规来破坏他的节奏。除了在中场附近拿球引领同伴前攻,凯恩进入前场后的走位也很聪明。可惜的是,英格兰在领先后的反击投入力度一般,凯恩分球后能够快速前插,但并未获得太多射门机会。

凯恩被迫早早地摁下提速键,这意味着格拉利什必须尽快出场,为大英头牌提供补给。自欧洲杯开打至今,索斯盖特的换人调整一向“后知后觉”,这导致英格兰的进攻逐渐偃旗息鼓,意大利完全取得了比赛的控制权。

同半决赛对阵西班牙时相比,埃莫森在进攻端的威胁下降了很多,英格兰的541阵型对边肋部的封锁非常严密,意大利围绕左路展开的攻势效率一般。除了强侧锐度不足,意大利在中前场缺少大范围横向转移,这导致“弱侧”的基耶萨持球时往往会身陷重围。面对防守侵略性很强的英格兰后卫,因莫比莱完全起不到进攻支点作用,曼奇尼在易边后果断换上贝拉尔迪改打“无锋阵”,同时遣上克里斯坦特扮演“临时中锋”,因西涅居中吸引防守为两侧的队友创造机会,博努奇扳平比分的进球便由此而来。

下半场,曼奇尼换上贝拉尔迪和克里斯坦特,因西涅与基耶萨形成合力,为后排和右路插上冲击禁区的球员提供支援。

面对马奎尔领衔的防线,意大利在定位球第一落点的争夺方面处于劣势,他们的目标是依靠积极的拼抢去争夺第二落点。1/4决赛阶段面对同样长人如林的比利时,意大利便利用这种方式取得进球,此番对阵英格兰,蓝衣军团的经验和机会把握能力再度发挥了关键作用。

阵地战中,克里斯坦特向前填补“中锋”位置的空缺,搏得角球机会。就像击败比利时的比赛一样,意大利避开第一落点的硬碰硬,在争夺第二落点的过程中觅得杀机。

贝拉尔迪和克里斯坦特的出场改变了意大利的进攻面貌,曼奇尼抢先完成调整,帮助蓝衣军团在二次起跑阶段完成“抢开局”。锋线好手云集,索斯盖特的换人显得循规蹈矩,萨卡的出场顺位能够在桑乔和格拉利什之前,主要就是因为他具备边前卫属性,防守贡献度较高,能够协助队友建构五后卫体系,遏制意大利逐渐起势的左路进攻,三狮军团最终在“瞻前顾后”的过程中落入了点球大战的泥沼。

面对拥有主场优势且阵容深度更好的对手,曼奇尼的球队用杰出的团队足球和顽强的意志品质,弥补了包括小个中场对抗能力不足、中锋支点效应缺失等阵容结构性缺陷,令人信服地捧起了德劳内杯。

从温布利承接了布鲁塞尔和都柏林的比赛任务,到主帅向锋卫两线倾斜资源搭建阵容,再到连续击败克罗地亚、捷克和德国等苦主,英格兰一度掌握了“天时”,然而,赛事最佳防线无法保住领先优势,三名替补出场的球员全部踢丢点球,索斯盖特和弟子们最终还是未能得到命运的垂青。当然,如果着眼于“在2022年争夺世界杯冠军”的目标,这支年轻的三狮军团在本届欧洲杯上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他们未来值得期待。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