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特维斯、罗比尼奥、帕托们从南美大陆走出,在欧洲被捧上了天。都说近乡情更怯,却发现回来已没处安坐。

世界杯是最好的球员踢球,不够格的休假。美洲杯呢?好球员都在休假,来了个梅西,还被骂是西班牙人,不受待见。外卡是发了,哥斯达黎加和墨西哥只派出了青年队,人家玩的是金杯赛。美洲杯越来越像个不受待见的小媳妇,不能与世预赛冲突,不能与奥运会撞车,不能与联合会杯抢时间。从每2年一届变成3年一届,再到如今的四年一届,会不会发展下去变成好多年没有一届都很难说。

罗纳尔多力劝内马尔去欧洲淘金,但看看先行者。帕托灵光一现,罗比尼奥碌碌无为,“人民的球员”特维斯成了罪人,世界杯英雄弗兰持续低迷。很多球迷站在了“国家荣誉”的高度上抨击球队,阿根廷球迷们不住地高喊“马拉多纳”,这是给梅西的倒彩,也是对巴蒂斯塔的羞辱。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马拉多纳,才是真正的永恒的潘帕斯雄鹰。但是,习惯了这个时候休假的球星,很难在美洲杯上打起精神。当琳琅满目的南美天才被打包发往欧洲大陆,就已经注定了美洲杯的逐渐冷场。德国和南非,两届世界杯决赛都没有出现南美球队的身影。这已经在预示着,长期形成的欧洲南美两极对抗的传统格局正在消解。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