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女足近年进步神速,很大程度受惠女子英超联赛水平持续提升,在荷兰名帅威格曼(Sarina Wiegman)带领下,2022欧洲杯主场出战顺利夺冠,首度赢得大赛冠军,相隔一年的世界杯,她们自然被看高一线,捧为冠军热门之一。

问题是,去年助女三狮登上欧洲之巅三大功臣:队中第一射手兼助攻王米德(Beth Mead)、队长莉亚威廉森(Leah Williamson)先后因膝部十字韧带(ACL)撕裂未能入选,中场大脑科尔比(Fran Kirby)进行膝部手术根治伤员同样未能赶及今届赛事,前、中、后三线灵魂人物皆失,实力大打折扣。

米德在欧洲杯以6入球5助攻赢得金靴奖,并获选赛事最佳球员,英格兰失去这位进攻火车头,由里斯詹姆斯的妹妹罗伦詹姆斯(Lauren James)补上她的右翼位置,后者的速度和爆炸力是所有对手的噩梦,然而罗伦的入球和传中质量目前难与米德相提并论。此外欧洲杯杯后英军女足史上首席射手怀特及另一传奇斯科特双双退役,英军在热身赛表现、尤其是进攻方面患得患失,跟去年夏天的火热状态有一定距离。

主帅威格曼如无意外会继续以4-3-3阵式迎战,怀特退役后的正选中锋席位,相信是戴莉与罗素二选一,戴莉由左后卫改踢前锋,2022/23球季在英超为维拉攻入22球成为联赛金靴,状态火热;刚由曼联转投阿森纳的罗素,去年欧洲杯以替补身份攻入4球,但是表现相对不及戴莉稳定。科尔比缺阵下,进攻中场会由曼联的托妮(Ella Toone)补上,与沃尔什(Keira Walsh)及斯坦威(Georgia Stanway)组成三人中场。中前场替补人选实力与首发相差不远,防线才是最大疑虑。

队长莉亚威廉森缺阵,到底由谁成为今届队长布莱特(Millie Bright)的中卫搭档?最合适是由格林伍德(Alex Greenwood)取代,但当欧洲杯正选左后卫戴莉改踢前锋,假如格林伍德串演中卫,左闸便要由卡尔特(Jess Carter)或查尔斯(Niamh Charles)之间二选一,两人防守能力一般,而格林伍德速度太慢,左后卫位置必成英格兰的阿喀琉斯之踵,至今未见修正方案。中坚人选尚有摩尔(Lotte Wubben-Moy)和摩根(Esme Morgan)两个选择,她们潜质优厚却分别有稳定性及经验不足问题,就算有目前全球最佳女足门将阿尔普斯(Mary Earps)把守最后一关,防线仍然令人忧虑。

多员主力缺阵大大影响英格兰今届夺冠机会,只有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感觉,平均实力而言,她们仍是强队之一,由2015、2019两届世界杯及2017、2022两届欧洲杯,连续4次大赛均为四强,因伤错过去年欧洲杯的中场诺比斯入选大名单,现在仅为替补角色,始终相信以她的级数、视野、传送和远射能力,有机会带来变量。

英格兰分组赛出线强极大机会遇上澳洲或加拿大其中一队,面对严峻考验,便要看威格曼战术、排阵以及球队临场发挥。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