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匈牙利已经成为欧盟和北约中的“双料另类”,与这两个“组织”对着干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而这,则是因为他们有一位“特立独行”的当家人——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尔班从来就没有与欧盟和北约踩在同一个鼓点上。欧盟说制裁俄罗斯,他反对;北约说援助乌克兰武器,他坚决反对。不过,在对这场乌克兰战争的定性上,他的态度模糊,立场隐蔽,没有公开与欧盟和北约“对立”。

然而,俄罗斯国内的一场“内斗”却让欧尔班放开了“大嘴”,对这场俄乌战争的性质不再遮遮掩掩,而是态度明确,立场坚定。即俄罗斯不是侵略者,乌克兰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此外,欧尔班还对普京倍加推崇,对俄罗斯的“体制”表现出了不加掩饰地“羡慕”。

在瓦格纳引发的“内斗”被普京迅速平息后,欧尔班接受了德国《图片报》的采访。在谈到“瓦格纳事件”对普京地位的影响时,欧尔班得出了与西方主流观点大相径庭的结论。

“瓦格纳事件”发生并迅速被摆平后,西方的主流观点认为,这“暴露了普京政府不稳定的弱点”。比如,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认为,尽管事变“流产”了,但可能预示着俄罗斯政府将“更加不稳定”。而英国首相苏纳克则认为,目前的事件可能只是事态的第一章。

对于“瓦格纳事件”对俄罗斯的影响,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与西方的主流观点可以说是截然相反。欧尔班认为,那“只是一次挑战”。而在一天内就解决了,恰恰说明了普京的强大和俄罗斯体制“结构”的稳固。

欧尔班说:“普京是俄罗斯的总统,如果有人认为普京可以被取代,他们肯定不了解俄罗斯人民和俄罗斯的权力结构。”

欧尔班强调说:“俄罗斯的运作方式与我们(西方)不同,但他们的结构非常稳定。这是一个以军事为导向且有思想的国家……”“他们是一个与德国或匈牙利不同的国家,在结构、权力和稳定性方面都有所不同。”

稍有逻辑思维的人都能听得出,欧尔班认为俄罗斯的体制结构比西方的体制结构稳定,因为这种“体制结构”能够确保普京这位强有力的领导人“持续”为俄罗斯的国家和人民服务。而西方国家却是“三天两头”换人。

欧尔班是1998年第一次成为匈牙利总理的。然而,在2002年的匈牙利议会选举中,由于欧尔班领导的政党青民盟在选举中失利,导致欧尔班这位强有力的领导人,在此后的8年时间里未能再为匈牙利人民服务。这一直是欧尔班的“遗憾”,也可能是欧尔班认为西方的体制结构没有俄罗斯稳定的原因。

对于这场俄乌战争,一直以来,西方的说法都是:俄罗斯侵略了乌克兰这个主权国家。对于这个“定性”,欧尔班过去是“既不同意也不否定”,即“态度模糊”。而在这次采访中,欧尔班却给出了与西方“截然相反”的结论。

在谈到这场战争的结束方式时,欧尔班说:“乌克兰不再是一个主权国家,他们没有钱,没有武器。他们可以战斗,因为我们西方支持他们。如果美国人想要和平,那就会有和平。”

显而易见,欧尔班不仅定义了乌克兰“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而且将这场战争不能结束,和平不能到来的责任公开定在了美国人头上。

将乌克兰定义为“非主权国家”,将和平不能实现的责任推给美国后,欧尔班就有了为俄罗斯和普京“辩护”的理由。所以,欧尔班表示,他不认为普京是“战犯”。如果普京不是战犯,那么,俄罗斯也就不是侵略了。

在定义乌克兰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时候,欧尔班给出的理由是:乌克兰没有钱,没有武器。需要靠别人(西方)支持。

而匈牙利国会主席克维尔·拉洛斯此前曾表示,欧盟已经可以被称为“乌克兰危机的失败者”。因为欧盟的行为违背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意思是为了经济利益,欧盟不应该支持乌克兰。

在谈到对这场战争性质的认定时,欧尔班说:我们正处于战争中,你可以在战后谈论战争罪行。如果我们想要停火和谈判,我们必须说服冲突各方先停下来。

在记者问他为何在1989年(东欧剧变)时反对苏联,但现在却站在俄罗斯一边,并与普京成为了朋友时,欧尔班没敢直接说“俄罗斯和普京做得对”,因为匈牙利人对冷战时期的那段历史“记忆犹新”。所以,欧尔班只得“顾左右而言他”。

对于《图片报》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欧尔班表示,他是为匈牙利在工作,他不关心俄罗斯,也不关心普京,只关心什么对匈牙利最有利。而这场冲突显然对匈牙利不利。

从以上几段关于具体事情的论述中,不难看出欧尔班的逻辑似乎还不够严谨。比如,认定乌克兰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的主要理由是:乌克兰没有钱,没有武器。而且需要别人的支持。而对于乌克兰为什么没有钱、没有武器,以及为什么需要别人援助的原因却避而不谈。

还比如,对于这场战争是否属于侵略战争的“定性”,因为需要停火,需要经济、需要匈牙利有利益而可以“不闻不问”。包括支持俄罗斯以及与普京交朋友也只是因为“匈牙利的利益”。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战略上,一切为了国家的利益本无可厚非。然而,这并不等于必须放弃对“是非曲直”的认定。而“事不关己”也不是可以“高高挂起”的理由。

尤其是单纯地为了经济利益而对邻国正在发生的战争以自己的好恶来定性的话,将很难处到真正的朋友。从长远看,并不符合这个国家的根本利益。总有一天会为自己的处世哲学付出代价。

在欧尔班这次谈话之前,匈牙利已经让欧盟和北约这两个西方组织非常头痛了。所以,欧盟曾以“克扣”“补助金”的方式惩罚过匈牙利。而就在前不久,欧洲议会还以投票表决的方式,通过了一项要求欧盟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取消匈牙利下半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资格的决议。

尽管欧洲议会的决议不具有约束力,但至少体现出了匈牙利已经在欧盟国家中不受待见的民意。而这次,欧尔班的态度和立场无疑是要与欧盟和北约彻底翻脸的节奏。

而从欧尔班对普京“权力结构稳定”的赞赏,对俄罗斯体制表现出的羡慕来看,欧尔班似乎也不是很留恋西方。所以,假如有一天匈牙利被欧盟和北约“开除”,或欧尔班主动带领匈牙利离开西方这两个组织的话,那一定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匈牙利的人口不足1000万,国土面积约9.3万平方公里,是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小国。匈牙利的人均GDP是1.8万美元左右,在欧盟国家中排在下游,稍有不慎,就有滑落到更广泛国家“大家庭”的可能。如果退出欧盟,匈牙利的经济前景难以预料。从安全层面来说,如果退出北约,匈牙利就会如同现在的塞尔维亚那样,周边都是北约国家。

有分析认为,欧尔班这次之所以不惜与美国和西方阵营“撕破脸”,是因为在“瓦格纳事件”中,他看到了普京的权力稳固,看到了俄罗斯的强大,判断出俄罗斯一定能够赢得这场乌克兰战争。所以,他不惧离开西方。

有人认为,欧尔班是欧洲国家领导人中最清醒的那一个。但对于匈牙利来说,这样的“清醒”不知“是福是祸”。再者,匈牙利人民是否同意离开欧盟和北约,也是个“未知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